画骨不枯

【唐门x移花】无题

#移花视角,非典型移花
#没头没尾,自嗨产物,就是想给儿子产粮

遇你之后,不为己死,但为你生。

——桑洛书

林中树影婆娑,黑暗之中的树木仿佛来自于深渊的恶鬼,张牙舞爪的模样,似乎是想将过路人拆吞入腹。

风起,卷了地面上的枯叶,却不待它们飘起,便被人踩了下去,发出“嘎吱”的声响。

一人脚尖轻点树叶,如灵巧的飞燕穿梭在林间,一袭白衣在夜间显得分外扎眼。他的身后跟着一群身着夜行衣的人,他们与夜色融为一体,手起刀落,杀人无形。

和他们周旋了许久,桑洛书也觉得体力有些不支,对方就像是要生生耗死他一般,这边刚杀完一批,又有一批从暗处涌来,没完没了的像盯上了美食的苍蝇。

这应该……是最后一批了吧。

桑洛书咬咬牙,一个翻身从树上跳下,嘴唇贴上玉笛,凄厉的笛声瞬时从音孔处溢出,以他为中心,醉心花藤破土而出,交缠增长,四周出现了他的虚影,将他本尊围在中心。

杀手们没料到桑洛书会突然反击,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醉心花的香气不顾他们的排斥闯进他们的鼻腔之中,清冽的香气对于不熟悉此种香的人是致命的。他们或抱头,或紧攥胸口,神情痛苦,口中发出哀嚎。桑洛书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脚下一个箭步,冲到他们面前,以笛为剑,划出一道劲风,瞬间血花翻飞,林中恢复了寂静。

桑洛书大口地喘息着,脚下一软,跪倒在地。他看起来有些狼狈,白衣上沾了许多灰尘,还有一些破损,额间的碎发被冷汗黏在脸颊上,甚至持笛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结束了……吗。

他深呼吸了几口,梳理好体内有些紊乱的内力,扶着树干缓缓站起。

就在此时,他却听见有什么破空而来。他来不及回头去看,只是下意识地朝旁边一躲——一支箭矢在月光下反射出冰冷的光泽,尔后毫不留情地,穿透了他的胸口。

桑洛书闷哼一声,虚弱的身体被这箭矢的力道带着向前倒去。殷红的鲜血从伤口中渗出,晕湿了胸前的一块布料。

有点疼……

他的呼吸愈发的急促了起来,视线也已模糊不清。

他和死亡无数次擦肩而过,这次……也许是真的要死了吧。

有这么多人陪着,倒也不算亏。

桑洛书这么想着,想笑,却只能咳出血来。

他手刃了仇人,又在江湖中度过了一段快意的日子,这样的人生,想来也是不枉曾来这世上走过一遭了。何况他手上鲜血累累,早已做好了不得好死的觉悟。

他缓缓闭上眼,那一瞬间,似乎看见了自己,和那个穿着紫衣的小少爷。

再有意识时,他已身处在一片红色花海之中,他的面前有一条路,通向尽头。他的爹娘和妹妹,正站在那里,朝他挥手。

这便是……死亡吗。

他觉得身体上所有的不适都不复存在,甚至觉得身体很轻,就像是飘在云端一般。

他曾多次想要去死,所以当死亡降临时,他并不觉得恐慌,反而觉得,这似乎并没有他人口中说的那样可怕。

桑洛书轻笑一声,迈开脚步,朝他的亲人们走去,忽然听见就有在叫他。

“洛书!”

……是谁?

桑洛书回过头,他的身后是一片白雾,什么都看不清。

“洛书!”

男人的声音似乎有些不真实,就像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但他却能感受到男人语气中的悲恸,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跟着男人的呼唤,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洛书……洛书!洛书!!!”最后一声像是男人撕心裂肺的哭喊,桑洛书只觉得脑海中突然闪过零零散散的画面,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那人喜欢穿着紫衣,手中一直拿着折扇,不分四季;傀儡是他最忠实的同伴,不离他的左右。他爱笑,喜欢缠着自己,哪怕被自己万般嫌弃,也永远陪在自己的身边。

唐無伤。

是了,若说世间还有什么让他留恋的,便是这个人了吧。

于是路的那头,是他曾在世上的至亲,是死者;路的这头,是他仍在世的挚友和……挚爱,是生人。

他若是死了,无论生前身后事,皆与他无关。只是尚在人世的人,要经历怎样撕心裂肺的痛?他经历过,不想让唐無伤也经历一次。

人若是有了念想,求生的欲望便会瞬间膨胀,桑洛书也不例外。

他想活下去,纵使活着就是折磨,他也想和那个人一起面对,而非留那人独自受苦。

桑洛书看了眼他的亲人,他们依旧在笑,似乎想说,无论他做怎样的决定,他们都会支持。

他没有犹豫,转身奔向白雾之中,拨开层层遮掩,那人依旧是紫衣在身,含笑相对。

“唐無伤。”

桑洛书一把将他抱住。

“洛书……”

温热的眼泪落在桑洛书的脖颈,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人死死抱在怀里,连呼吸都不太顺畅。

“唐……”

他只发出这一声,便觉得嗓子像火烧一般,难受的厉害。那人身体一僵,将他放松了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洛书……?”

“咳咳……咳,给我……”“水”字还未出口,唐無伤又把他圈进了怀里,俯身吻上他的唇,狠狠咬了一口。

这人真是禽兽!

桑洛书愤恨地想,刚想发作,对方的动作就温柔了起来,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轻轻抚摸着,让他一下子没了脾气。

“洛书,我好怕。”唐無伤的声音还有些颤抖,“我好怕你突然离开了。”

桑洛书没有接腔。

“我说要带你去看巴蜀竹海,秦川飘雪,大漠孤烟……这些风景你都没有见到,你怎么能离开呢?洛书,你怎么能舍得离开呢?你怎么能舍得把我丢下呢?”

桑洛书抬头去看他,他的眼睛红红的,里头布满了血丝,估计是守了他很久。桑洛书突然觉得心里有愧,他之前一心求死,毕竟在这世间,他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却不想这还有人,会为了他的生死而牵动心绪。

“我有愧。”

沉默了半晌,桑洛书终于开了口,他扭过头去,耳尖已红透,“别哭了,欠你的,下半辈子还你便是。”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