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弦翻塞外声

【唐门x移花】无题

#移花视角,非典型移花
#没头没尾,自嗨产物,就是想给儿子产粮

遇你之后,不为己死,但为你生。

——桑洛书

林中树影婆娑,黑暗之中的树木仿佛来自于深渊的恶鬼,张牙舞爪的模样,似乎是想将过路人拆吞入腹。

风起,卷了地面上的枯叶,却不待它们飘起,便被人踩了下去,发出“嘎吱”的声响。

一人脚尖轻点树叶,如灵巧的飞燕穿梭在林间,一袭白衣在夜间显得分外扎眼。他的身后跟着一群身着夜行衣的人,他们与夜色融为一体,手起刀落,杀人无形。

和他们周旋了许久,桑洛书也觉得体力有些不支,对方就像是要生生耗死他一般,这边刚杀完一批,又有一批从暗处涌来,没完没了的像盯上了美食的苍蝇。

这应该……是最后一批了吧。

桑洛书咬咬牙,一个翻身从树上跳下,嘴唇贴上玉笛,凄厉的笛声瞬时从音孔处溢出,以他为中心,醉心花藤破土而出,交缠增长,四周出现了他的虚影,将他本尊围在中心。

杀手们没料到桑洛书会突然反击,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醉心花的香气不顾他们的排斥闯进他们的鼻腔之中,清冽的香气对于不熟悉此种香的人是致命的。他们或抱头,或紧攥胸口,神情痛苦,口中发出哀嚎。桑洛书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脚下一个箭步,冲到他们面前,以笛为剑,划出一道劲风,瞬间血花翻飞,林中恢复了寂静。

桑洛书大口地喘息着,脚下一软,跪倒在地。他看起来有些狼狈,白衣上沾了许多灰尘,还有一些破损,额间的碎发被冷汗黏在脸颊上,甚至持笛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结束了……吗。

他深呼吸了几口,梳理好体内有些紊乱的内力,扶着树干缓缓站起。

就在此时,他却听见有什么破空而来。他来不及回头去看,只是下意识地朝旁边一躲——一支箭矢在月光下反射出冰冷的光泽,尔后毫不留情地,穿透了他的胸口。

桑洛书闷哼一声,虚弱的身体被这箭矢的力道带着向前倒去。殷红的鲜血从伤口中渗出,晕湿了胸前的一块布料。

有点疼……

他的呼吸愈发的急促了起来,视线也已模糊不清。

他和死亡无数次擦肩而过,这次……也许是真的要死了吧。

有这么多人陪着,倒也不算亏。

桑洛书这么想着,想笑,却只能咳出血来。

他手刃了仇人,又在江湖中度过了一段快意的日子,这样的人生,想来也是不枉曾来这世上走过一遭了。何况他手上鲜血累累,早已做好了不得好死的觉悟。

他缓缓闭上眼,那一瞬间,似乎看见了自己,和那个穿着紫衣的小少爷。

再有意识时,他已身处在一片红色花海之中,他的面前有一条路,通向尽头。他的爹娘和妹妹,正站在那里,朝他挥手。

这便是……死亡吗。

他觉得身体上所有的不适都不复存在,甚至觉得身体很轻,就像是飘在云端一般。

他曾多次想要去死,所以当死亡降临时,他并不觉得恐慌,反而觉得,这似乎并没有他人口中说的那样可怕。

桑洛书轻笑一声,迈开脚步,朝他的亲人们走去,忽然听见就有在叫他。

“洛书!”

……是谁?

桑洛书回过头,他的身后是一片白雾,什么都看不清。

“洛书!”

男人的声音似乎有些不真实,就像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但他却能感受到男人语气中的悲恸,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跟着男人的呼唤,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洛书……洛书!洛书!!!”最后一声像是男人撕心裂肺的哭喊,桑洛书只觉得脑海中突然闪过零零散散的画面,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那人喜欢穿着紫衣,手中一直拿着折扇,不分四季;傀儡是他最忠实的同伴,不离他的左右。他爱笑,喜欢缠着自己,哪怕被自己万般嫌弃,也永远陪在自己的身边。

唐無伤。

是了,若说世间还有什么让他留恋的,便是这个人了吧。

于是路的那头,是他曾在世上的至亲,是死者;路的这头,是他仍在世的挚友和……挚爱,是生人。

他若是死了,无论生前身后事,皆与他无关。只是尚在人世的人,要经历怎样撕心裂肺的痛?他经历过,不想让唐無伤也经历一次。

人若是有了念想,求生的欲望便会瞬间膨胀,桑洛书也不例外。

他想活下去,纵使活着就是折磨,他也想和那个人一起面对,而非留那人独自受苦。

桑洛书看了眼他的亲人,他们依旧在笑,似乎想说,无论他做怎样的决定,他们都会支持。

他没有犹豫,转身奔向白雾之中,拨开层层遮掩,那人依旧是紫衣在身,含笑相对。

“唐無伤。”

桑洛书一把将他抱住。

“洛书……”

温热的眼泪落在桑洛书的脖颈,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人死死抱在怀里,连呼吸都不太顺畅。

“唐……”

他只发出这一声,便觉得嗓子像火烧一般,难受的厉害。那人身体一僵,将他放松了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洛书……?”

“咳咳……咳,给我……”“水”字还未出口,唐無伤又把他圈进了怀里,俯身吻上他的唇,狠狠咬了一口。

这人真是禽兽!

桑洛书愤恨地想,刚想发作,对方的动作就温柔了起来,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轻轻抚摸着,让他一下子没了脾气。

“洛书,我好怕。”唐無伤的声音还有些颤抖,“我好怕你突然离开了。”

桑洛书没有接腔。

“我说要带你去看巴蜀竹海,秦川飘雪,大漠孤烟……这些风景你都没有见到,你怎么能离开呢?洛书,你怎么能舍得离开呢?你怎么能舍得把我丢下呢?”

桑洛书抬头去看他,他的眼睛红红的,里头布满了血丝,估计是守了他很久。桑洛书突然觉得心里有愧,他之前一心求死,毕竟在这世间,他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却不想这还有人,会为了他的生死而牵动心绪。

“我有愧。”

沉默了半晌,桑洛书终于开了口,他扭过头去,耳尖已红透,“别哭了,欠你的,下半辈子还你便是。”

梦境三十五题

#昨天做的梦,感觉挺诡异的(。)一定是他们成天在说湖怪的锅x

1.蓝的发黑的海
2.悬崖峭壁处
3.被诅咒的少年
4.“我的朋友,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
5.海面上浮起的阴影
6.高达数十米的水柱
7.巨大的人鱼一跃而起
8.听不真切的话语
9.梦境亦或现实
10.“我是谁?”
11.梦中所到之地
12.四处逃窜的旅客
13.“回来吧,远离这些肮脏的人类。”
14.伸出的手
15.魔物猎人
16.血……蓝色的
17.逃吧逃吧,宿命无法逃离
18.人类与人鱼的战争
19.被污染的水域
20.撕裂的鱼尾变成了双腿
21.人鱼的骨架被放在船上
22.用人鱼血肉熬制的蜡烛
23.据说可以得到海神的庇佑哦
24.“想要复仇吗?来我这里。”
25.每夜都能见到他
26.出航的人们再未归来
27.晴天掀起的巨浪
28.海怪出没
29.月圆之夜凄怆的歌声
30.从地狱里爬回的亡灵
31.海底到底有什么呢
32.返回故乡
33.长生不老,不死不灭
34.与冰冷的海水为伴
35.“我要在这里,看着他们自取灭亡。”